兰陵县一村主任被判刑,受害者盼深挖细查其罪!

时间:2022-03-01 14:21:27    来源:网络转载    

把违法犯罪分子缉拿归案,判刑入监,本来是一件让老百姓大快人心的事情。但是,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卞庄街道龙沂庄村民董运学、王德春、吴福宝等村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村委会原主任李洪飞(曾用名李红旗)尽管被兰陵县人民法院于2020年12月24日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2020)鲁1324刑初151号】,刑期至2022年7月22日止。他们认为,李洪飞与其哥哥李洪光、李大红纠集一伙人在村里横行霸道、里胡作非为,鱼肉乡里,涉嫌存在黑恶势力犯罪。

认定“三宗罪”,被判三年三个月有期徒刑

据了解,2011年12月1日以来,兰陵县卞庄街道龙沂庄村委会主任李洪飞等人先后以龙沂庄村委、山东龙庄市场开发有限公司名义向村民和社会不特定人员融资,将融资款用于山东龙庄市场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的龙庄商城。一共融资四次(期),融资总额高达4137.3118万元,融资跨度时间从2011年12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止。其中第一次融资成本为支付月利率2.5%(年利率3毛钱),其余的每月均为2%的利率,融资高达数百人次,至案发尚有1703.6127万元无法兑付。

2019年4月23日,李洪飞被兰陵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9日被兰陵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11月20日,兰陵县公安局发布《关于征集李洪飞、吴清龙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希望广大群众踊跃举报,一经查实,对举报人给予1000-50000元奖励。

龙沂庄村委会开发的龙庄商城。

2020年3月3日,兰陵县人民检察院以【兰检二部刑诉(2020)25号】起诉书向兰陵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李洪飞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串通投标罪、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兰陵县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了此案,并于同年12月24日作出如下判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非法转让土地使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十万元;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五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二十五万元。

鉴于李洪飞主动投案自首,全额赔偿被害人损失,上缴非法所得,经兰陵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对李洪飞减轻处罚,于是做出上述判决。

宣判后,李洪飞不服提出上诉,兰陵县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审理过程违反法定程序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兰陵县人民法院重审,但判决结果基本没变【(2021)鲁1324刑初503号】。

在村里横行霸道,村民敢怒不敢言

就在兰陵县公安局发布《关于征集李洪飞、吴清龙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的同时,龙沂庄村村民董运学、王德春、吴福宝等二十多人联名向兰陵县政法委、公安局、检察院以及临沂市政法委、山东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等机关举报李洪飞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与李大红(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被判刑)、李红光(曾用名李洪光,他们三人是亲兄弟)伙同他人在村里横行霸道鱼肉村民,跨度长达二十多年,仗着有钱有人,搞得村里乌烟瘴气,受欺负的村民敢怒而不敢言——

与李洪飞同村的董运学介绍,1994年4月29日,李大红、李洪飞、李洪光三兄弟向在嘉德公司工地承包工程的他索要3万元“保护费”,屈于他们的淫威之下,董运学只给了他们1万元。判决书上显示:第二天中午,李洪飞拉上在兰陵县供电局门前修理拖拉机的朱庆国、卞庄镇(现为卞庄街道)西埝头的赵帮民等去喝酒,并告诉他们其哥李大红与同村村民董运学因争嘉德公司工地发生争吵,要求朱庆国等人参与斗殴,朱庆国等人当即同意。当日下午2点,李大红、李洪飞兄弟俩纠集李红光、杨开红、朱庆国等人持猎枪、铡刀、短土枪赶到嘉德公司门口,与董运学、董恩国等人干了起来。在打斗过程中,朱庆国持猎枪朝董恩国下身开了一枪,导致董恩国腿断,当场失血休克,经法医鉴定构成重伤(有法医鉴定),董运学构成轻伤,至今全身还留存着许多枪砂(有法医鉴定)。1999年3月12日,朱庆国犯故意伤害罪被苍山县人民法院(现为兰陵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赔偿经济15251.5元【(1999)苍刑一初字第45号】;李大红也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但作为当时这场打架斗殴的组织者李洪飞毫发无伤,一直逍遥法外。

但董恩强说,当日(4月30日)他从嘉德公司工地下班回去自己家开的北关冷藏厂吃饭,行至途中被李洪飞、李大红、李洪光三兄弟拦住,他撒腿就往厂里跑,想打电话报警求救,但厂里的人早被他们赶跑,电话线也被他们掐断了。后来李洪飞兄弟三人把董恩强抓到自己家里,用枪口插进董恩强的嘴巴说,现在他们家里穷,就是想找董恩强家里搞点钱花,否则就不放他走。董恩强当时刚二十岁出头,血气方刚,也没怕他们兄弟威胁、恐吓,趁其不备跑掉,一路狂奔到嘉德公司工地,于是就发生了相互斗殴一幕。

“我们父子三人是迫于自卫才和他们干的,他们是有备而来,想再敲诈勒索我们。”董恩强说。

2010年,李洪飞在开发滨河西路家天下小区二期的时候,需要拆迁兰陵县拖拉机站职工张友建居住的平房,在没有商讨好拆迁补偿方案的情况下,他每天带着一帮人去张友建家里进行威胁、恐吓,晚上还叫人砸他家的玻璃、门窗,搞得张友建一家六口人心惶惶,不得安宁,逼得张友建的儿子张建明因此服毒自杀。张友建状告无门,最后在“和解”中带着老婆、儿媳妇和孙子悄然搬离,不知去向。李洪飞的“家天下”小区顺利拆迁。

这里原来是兰陵县拖拉机站职工宿舍地址,现在是“家天下”小区。张友建的儿子张建明就是在这里服毒自杀的。

龙沂庄村民吴福宝是一个盲人,没有劳动能力。他家也在拆迁范围之内,但拆迁补偿事宜一直没有谈妥。2014年6月9日上午,时任龙沂庄村委会主任的李洪飞率领100余名身着迷彩服的保安,分成五个小组,把吴福宝一家团团围住。以丁玉杰为首的一组闯进吴福宝家里将其打倒,然后把他绑架到车上拉走,不停的殴打辱骂他,直至下午6点才将他送回来,遭非法拘禁长达10个小时之久;以刘自成为首的一组将吴福宝的老婆宋瑞秀的手机抢走,然后把她抬到车上,不停的殴打她,致使她的腰椎骨折胳膊、眼等多处软组织受伤,一直晚上7点多将其送回;以隽眼镜、吴二虎为首的一组将吴福宝的女儿吴凡绑上车,也将其非法拘禁10个多小时;以朱付军、董县委为首的一组把吴福宝的儿子吴兴虎的头部打伤,将其拉上车时,刚回家的吴福宝女儿吴巧玲见状,上前询问情况,被他们开车撞得嘴上缝了5针,颧骨骨折,将他们一并非法拘禁6个多小时。吴福宝的女儿吴兴秀因有孕在身,在阻止这些人的过程中,也遭到了他们的殴打和推搡,致使肚子疼痛住进了医院,才保住胎儿。

此外,蒋继平、蒋勇、李文涛、王德春、蒋继尚、张述德、高建文、宋传山、施凤嘉、李继苍、王春怀等十多位龙沂庄村或附近其他村民都遭到过以李洪飞三兄弟为首的团伙殴打、绑架、敲诈或抢劫,有受轻微伤或轻伤的,也有受重伤的,有被迫“和解”的,也有抗争过后没用,最后沉默忍受的,但大多数受害村民选择了敢怒而不敢言,但这更加助长了他们横行霸道、欺凌乡里的嚣张气焰。

靠贿选当上村主任,肆意妄为成常态

“李洪飞以前也是很苦的,初中毕业,就到山上采石头做工了,后来他的叔叔做了村委会的书记,有了后台,有了资源,才在村里慢慢搞事的。”熟悉李洪飞情况的村民介绍,“他真正发家是靠承建志成中学宿舍区和志成中学,名义上是建志成中学宿舍区,实际上是建小产权房,然后对外销售,在这里赚了第一桶金。后来,龙沂庄村村委属地的拆迁、棚房区改造、房地产开发等全都是他搞或他与别人合伙搞的;不管谁搞的,都有他的参与,赚了很多钱。”

龙沂庄村是兰陵县卞庄街道下属村,有5000多人,以前是城郊,现在成为中心城区,商业十分发达。该村土地资源丰富,深受房地产开发商的青睐。

正因为龙沂庄村是块大肥肉,油水足,2011年7月,龙沂庄村村委会进行换届选举时,李洪飞通过“暗箱操作”成功当选该村村委会主任。

“吴大伟给了我们1800元,共计6票,我们都投票给李洪飞了。”吴进现、吴进田说。

“蒋新春给了我2100元,投了7票给李洪飞。”吴进付说。

此外,吴大伟、高建全、高建文、朱建光、徐敏等人为李洪飞拉得50多张选票,每张票200-300元(300元居多),共计送出去1.6万多元。“这些都是有真凭实据的,我们所掌握的。不知道的呢,只会更多。”知道选举内情的村民告诉记者。

李洪飞当上村委会主任后,大权在握,以龙沂庄村棚户区改造项目骗取国家补贴资金。当时实际拆迁户数大约700户,但上报的棚房拆迁是1400户,以国家补贴每户2万为标准计算,共骗取了1500余万元国家补贴资金,但这些钱去哪里了,不得而知。

董恩强说:“这些都是李洪飞亲口说的,实际棚户区拆迁户绝对不到700户,可能在500-600户之间。”

此外,李洪飞还以签订虚假合同的方式,多次挪用国家开发银行贷款资金。如利用临沂市泰德混凝土有限公司挪用几千万元、王付增挪用800多万元、吴福杰挪用几百万元、杨振华(现为龙沂庄村村委会主任)挪用700万元。最后,李洪飞让这些人再把款转给自己,投入到在费县开发的房地产项目中。

被低价处理的龙庄商城商务楼。

李洪飞将价值近1.2亿元的龙庄商城商务楼,以6000多万元的价格卖给与他关系密切的公司,相当于市场价的一半,牟利数千万元,造成龙沂庄村村委会损失上亿元。

该村知情人士透露,在龙庄商城沿街铺面的售卖中,李洪飞一手遮天,把最好的商铺半卖半送给亲朋好友,其中他的大舅哥徐磊以60万元价格,就得到了价值200多万的商铺,李厚群(李洪飞叔叔)、崔纪海、李传良没交一分钱,就得到了价值几百万元的商铺。“2020年卞庄街道组织人员查账,这些人又说是租赁的。是否签订了《租赁合同》,从什么时候起租的,每个月租金多少,从来没有公布过。”该知情人士说。

同时李洪飞还把价值200多万的龙庄商城售楼部以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崔纪海(售楼部现已拆除),将售楼部里面几十万元的办公设备转占为己有。

还有原本高玉华、李兴银、王德上、隽斗金等25户村民承包的300亩西山山场,富含石灰岩矿,经济效益也很好。李洪飞兄弟分外眼红,在没给他们任何补偿的情况下,强行霸占该矿,建成了大型石料厂,进行非法采矿,每年获利100余万元,从2005年一直开采到2015年,时长10年之久。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苍山县信访局的上访答复意见中(1997年编号005)就确认了李大红等人先后殴打他人11人,其中构成轻伤的6人,但相关部门除恶未尽,以至于他们继续“野蛮生长”,伤害了越来越多的善良村民。

“按理说,李洪飞现在被判刑了,为我们村里除掉了一个祸害,应该感到高兴,但大家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宋传山、董运学等村民说,“他的罪名远远不止判决书上面指控的三项罪名,希望有关部门深入调查他涉黑涉恶的罪孽,给我们受害者一个交代。”

晨报记者 李东明

齐鲁政法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齐鲁政法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齐鲁政法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齐鲁政法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齐鲁政法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